风沙千年

梦想是写出让人快乐的文字

【胜出】喜你为疾(2)

# 贼OOC沙雕

# 贼小学生文笔

# 17街霸爆豪X23医生绿谷

# HE

# 注意避雷

# 真的沙雕!沙雕!沙雕!重要的事说三遍!




能接受继续(´。• ᵕ •。`) ♡














       相比于前几天忽阴忽雨的鬼天气,今天的天气出乎意料的好。如油彩画一般湛蓝澄澈的天空点缀着棉花糖似的奶白色云朵,就连诊所外的鸟儿都在宣告着晴天的来之不易。


       今天是个休息的好天气,绿谷出久这么想着。


       如果没有爆豪胜己在那就更完美了。


       “啊啊啊小胜你是笨蛋吗!?医生的话好歹听一下啊!你看你的伤口再晚来一点就感染了!”绿谷出久嘴上一边骂着一边拿起酒精和卫生棉花,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折叠床上偏过脸一脸不情愿的爆豪胜己,皱眉命令着:


       “快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哈?”爆豪胜己皱着眉,咧起嘴角,露出一张恶人脸,“区区废久凭什么命令我?”


      “这个时候还是请你配合一下,小胜。”作为医生的绿谷出久完全没有嬉皮笑脸的心情。他严肃的盯着爆豪胜己如血的眼眸,沉声道,


       “我可不希望我的病人腹部因为感染烂掉然后死成一摊烂泥。”


       爆豪胜己如鸽子血一样红的瞳孔骤然收缩。他盯着神色认真的绿谷出久,莫名想笑。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神色认真的臭久。此时的臭久完全没有之前那份被调戏的羞涩,水汪汪的卡姿兰大眼睛正严肃的盯着自己,是一副医生真正该有的神态。


      爆豪胜己挑挑眉。


      不过认真瞪着眼睛看着我的模样也很可爱就是了。咔某人心里这么想着。


      “好了好了别这么盯着我,头都快被你盯出个洞来了。”爆豪边说边脱掉外套,再利落的脱掉了最里面的运动背心,一副好身材一览无遗。宽阔有力的臂膀,结实的腹肌,让身体瘦削的绿谷好好感叹了一把。


       身材真好啊……有朝气的年轻人真好……


       看着盯着自己身体出神的绿谷,爆豪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燥热。强行压下心里的那股异样感,爆豪又开启了骚话模式。


       “怎么,看了老子的身体对老子有想法了吗?”


       爆豪的骚话让纯情的绿谷瞬间红了脸,“你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啊!”白了爆豪一眼,满脸通红的绿谷在爆豪面前半蹲下来,将酒精和棉花放在桌子上,再用手轻轻的解着爆豪腹部缠着伤口的绷带。因为伤口再度裂开,腹部本来已经变的深褐色的血痂又被染上了一层鲜艳的红晕,像新生的花朵在腹部绽放。为了尽量不牵扯到爆豪的伤口绿谷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扯到了伤口。爆豪忍着痛,低头向绿谷低吼,


       “他妈的很疼啊臭久!你是要谋杀亲夫吗?!”


       本来还有一点点抱歉的绿谷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默默加快了撕扯绷带的速度。


       “嘶————”爆豪吃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低头威胁似的瞪着绿谷,迎上了绿谷纯良无害的笑容。


       狡猾奸诈的成年人。


       爆豪胜己红着耳朵想。


       纱布刚好拆完,绿谷先处理掉腹部上的血污,接着拿起蘸好消毒酒精的棉花开始消毒,边给爆豪消毒边像个老妈子一样咕咕叨叨“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剧烈运动吗?你能不能听听我的话?我好歹还是个医生哎!”


      爆豪胜己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在一个角落里一个被揍的猪头一样的肥胖男人向他跪地求饶。爆豪心烦意乱的甩了甩头,把这个另他作呕的画面甩出脑海,摸了摸绿谷的头,心情好了大半。


      “没事,也就是做了做伸展运动而已。”


      什么伸展运动会把伤口撕扯感染???


      上好药重新绑上绷带,已经快正午了。在心里忿忿地叨咕了一下爆豪胜己这个祸害耽误了他难得的休息时光后,打开手机准备定外卖。结果点餐界面刚刚弹出来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抽走了。


       绿谷出久皱眉看着他旁边的爆豪胜己,气急败坏的试图夺回手机:“没大没小的!还给我啊!”


        爆豪胜己不但没把手机给他,还仗着身高优势把手机往最高处拿,一边用空着的手阻挡绿谷夺回手机一边浏览着绿谷的点餐界面,然后皱着眉头看向绿谷,把手机屏幕对着他,指着手机界面各色各样的猪扒饭,鄙夷的问“你就吃这个?”


       绿谷趁着这个空档瞬间把手机抢了回来,像护犊子一样护在怀里,警戒的看着爆豪胜己。作为一个厨房杀手,母胎solo至今的绿谷出久自从大学毕业后除了下馆子就是点外卖,有时工作忙甚至不吃饭。虽然绿谷也想过学着怎么做饭,但一想到自己努力了多年仍然还是把鸡蛋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导致厨房炸掉的糗事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了?有意见?”我爱吃啥吃啥关你屁事?


      看着绿谷出久这副憋屈样,爆豪胜己轻轻笑了出来。


        “你不会不会做饭吧?”


        看着绿谷出久因生气憋的越来越红的脸,爆豪胜己摸了摸鼻子,在心里疯狂感慨着绿谷出久的可爱后,邪邪的看着绿谷出久。


        “作为帮我上药的报答,我请你吃我做的饭,怎么样?”


        ………………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玩笑。


        爆豪胜己要是会做饭,那我不都成厨神了???


        以他那爆炸的性格能不把厨房炸了已经算是万幸了好吗?!


       看着绿谷出久怀疑的眼神,爆豪胜己扯了扯嘴角,“你别看我这样,我做饭可是一流哦。反正也吃不死,尝尝又不是坏事。说不定你吃完了到头来哭着求我给你做饭哦~”


       ……有种传销组织拉人入伙的感觉。


       算了,让他在自己的屋子里折腾总比在外面打架让伤口撕裂好。绿谷叹了口气,向爆豪胜己点了点头,“我屋里没菜,刚好我今天休息,等会儿一起去买菜,行吗?”


      爆豪胜己心里的小人在螺旋升天。


      “等什么等啊,磨磨唧唧的,现在就走!”爆豪刚想出门却被绿谷一把拦住。


      “拦着我干嘛?臭久”爆豪又不耐烦又纳闷。


     绿谷扭过脸没看他。


     “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好吗,小胜?”绿谷的耳朵染上了层层红晕。


     ………………



    在商店挑完菜后,爆豪在绿谷的带领下到了绿谷的公寓。刚一进门爆豪胜己就开始乱瞄,被绿谷出久一个手刀敲了脖子让他不要乱看。爆豪胜己哼了一声,没理绿谷开始环顾周围。公寓不大可设施应有尽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间很整洁,东西也都被归了类。换好脱鞋后的爆豪胜己在绿谷的呼喊下进了厨房。即使不用厨房也没有灰尘,爆豪咂了咂嘴,活得挺精致。


      “小胜放心,厨房很干净,即使不用我也有打扫的。”绿谷看着正在摸灰的爆豪胜己,狡黠地笑了笑,“所以如果饭菜不好吃,不要拿厨房环境差做借口哟。”


      “区区废久敢他妈小瞧我?”爆豪胜己瞥了一眼绿谷出久,不屑的哼了一声,从购物袋里拿出购买的蔬菜开始清洗。


       “你就等着瞧好了,废久,我要让你吃了第一口后从你那绿汪汪的眼睛里流出泪水然后大声的、不遗余力的赞美我。”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事实证明绿谷出久打脸了。


      当香气腾腾的猪扒饭从厨房被爆豪胜己端出来的时候绿谷出久的胃就已经缴械投降了。听到绿谷出久肚子发出声响时,爆豪胜己把饭放在桌子上,盯着绿谷出久因害羞而发红的脸,先在心里感慨了一下绿谷出久的可爱,然后开始嘲讽(伪。


       “刚刚是谁觉得我做饭会很难吃的,嗯?”


       绿谷出久把头往下埋。


       “刚刚是谁的眼神那么嫌弃我觉得我会炸厨房,嗯?”


       绿谷出久把头埋得更低了。


       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不可爱!


       “到底是谁呢……”


       “好了好了吃饭行吗小胜我错了!!”绿谷涨红了脸瞪着爆豪胜己,连“我开动了”都没说就端起碗大快朵姬起来,看来是饿坏了。爆豪胜己单手撑着脸,看着每吃一口就眼睛放光的绿谷,在心里疯狂蹦迪。


       妈的废久明明是个男的怎么那么可爱?!


       比隔壁班的班花渡我都要可爱!


       绿谷出久吃完后满意的摸了摸肚子,算是对这顿饭给予了十足的肯定。他抬眼看向爆豪胜己,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自己,视线过于炽热竟然让绿谷出久有些不好意思。


       “盯着个我干嘛,小胜?”绿谷看向爆豪胜己仍然没动过的猪扒饭,“赶紧吃呀,猪扒凉了就不好吃了。”


       “不急不急,”爆豪笑得灿烂,反而让绿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既然饭都吃了,那我也好和你谈谈正事。”


       就知道这个小鬼没安好心!


      “说吧,你想怎样?”绿谷出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味增汤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想显示出一份大人的成熟与稳重。


      “我想住你家。”


      “噗。”刚喝进去的一口味增汤一滴不落的全喷在了爆豪胜己的脸上。


      看着眼前脸色越来越黑的爆豪胜己,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能上明天报纸的头条,题目他都想好了,《独居青年惨死家中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可事情并没往绿谷幻想的方面走。爆豪黑着脸拿抽纸擦了擦,血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绿谷出久,“怎么,想到我要和你同居你就这么开心?”


       “谁说要让你住进来啊!”


       开玩笑!我绿谷出久脑子抽了才会让这个煞星住进来!


      “我住的地方他妈被一堆上门找茬的小垃圾趁老子不在砸了,房东因为这把老子赶出来了,我也没办法啊。”

      

        爆豪胜己同学这能怪谁你自己心理没有点儿逼数吗???


        “再说了老子又不是白住。”


        绿谷出久翻了个白眼,我又不缺钱!和成年人谈钱?


        真是天真的小屁孩!


        


        “所以你的一日三餐我包了,花样尽量不重复。”


        …………


         “每天中午做炸猪排饭。”


         “成交。”


         爆豪胜己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


咔总:亏老子没白半路拦截去废久诊所的送餐员。



绿谷:真香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这篇真是放飞自我!


【胜出】喜你为疾(1)

#  贼OOC

#  贼小学生文笔

#  17街霸爆豪X23医生绿谷

#  HE




能接受继续೭(˵¯̴͒ꇴ¯̴͒˵)౨












    在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绿谷伸了伸懒腰,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有些酸疼的腿。在准备好回家后绿谷仰头看了看窗外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如同深渊的怪物叫嚣着吞噬一切生灵。绿谷一边感慨着今晚雨势真大一边撑开雨伞,走向茫茫雨夜。

   夜色愈来愈深,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绿谷缩了缩被冷风刮的苍白的脖颈,裹紧衣服,加快了回家的步伐。雨打在时闪时灭的路灯盖上,让这漆黑的雨夜更添一分骇人的意味。绿谷本来就喜欢在黑暗的时候胡思乱想,再加上他本就胆儿小,心里的妖魔鬼怪早已经在他心里来来回回凌迟了千百遍。当绿谷路过回家必须经过的小巷子时,他听见巷子里传来“咳咳咳”的咳嗽声,便再无动静。

      绿谷以为是自己幻听,毕竟雨势这么大,听错了也不是没可能。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道义,绿谷壮着胆子向巷子里喊了一声“有人在里面吗?”见无人应答,绿谷只得深吸一口气,硬着发麻的头皮向黑暗的小巷挪步。

      雨鞋踩在积水的地面,发出“啪叽”的声音。神经紧绷的绿谷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脚踢到了什么东西,绿谷用手机打开手电一看,吓得差点当场叫出来。他踢到的是个人,头歪向肩膀的一侧,一只手捂着暗红的腹部,应该是受了伤。绿谷将光打在少年脸上,看清了少年的模样。被雨淋湿的淡金色头发乖顺的贴在脸侧,眉头紧锁,俊郎的五官拧成一团,嘴角带血,红肿带擦伤的脸庞告诉绿谷这位少年经历过一场恶战。“从血凝固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十几分钟前才受的伤吧……”绿谷收起手机,一手将伞撑在少年头顶一边想拿开少年捂着伤口的手,可少年即使昏迷手劲仍然很大,一只手根本挪不动,绿谷只得将伞靠在少年肩头再用手去掰,再从包里拿出纱布做了简单的处理。看着少年略微缓和的表情,绿谷松了口气,收起伞并将外套搭在少年头上,将少年背了回去。




    爆豪胜己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诊所里。纯白的环境让他有些不真切的感觉。刚想起身时腹部突然传来的剧烈痛感让爆豪胜己没忍住叫出了声,“嘶——那死肥猪下手真狠。”

      “啊,你醒了?”爆豪刚准备下床,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娃娃脸进了房间。爆豪开始审视着眼前的青年。看上去摸着会很舒服的绿色卷发,白皙的脸上嵌着几颗雀斑,让眼前的青年更显小,青年那明媚的笑容在爆豪眼里只觉得傻里傻气,贼憨。

      绿谷见少年盯着自己不说话,莫名有些紧张,“昨……昨天晚上我在巷子里看见你倒在地上受了刀伤,因为不知道你家在哪只能把你带到我的住处给你做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后来我觉得诊所的条件更好就把你带到诊所进行进一步处理了。”说完绿谷出九就觉得不对劲,


      自己怎么跟个下属向上级汇报工作一样啊?

      而且你别一直盯着我啊,你那鸽子血一样红的眼睛一直瞅我好不自在啊!

      气氛在绿谷报告式的解释之后一直十分尴尬。在一片寂静中,反倒是爆豪率先打破沉默。

     “爆豪胜己。”

     “……啊?”

    “我在问你名字啊你傻啊?”

    看着爆豪胜己那像榴莲一样爆炸的头发,绿谷在心里一边暗自腹诽着这小孩脾气和头发一样爆一边将自己的名字告诉这个坏脾气的少年,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听了后,在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Midoriya Izuku,Midoriya Izuku……啧,什么破名字真麻烦。 ”然后爆豪将视线转向手足无措的绿谷,“喂,干脆叫你Deku好了。”

    这小鬼真不尊重人!

    绿谷觉得自己有必要教一教眼前的少年什么是礼仪。“爆豪先生你妈妈难道没有教过你……”

    本来眼神满是调笑的少年在绿谷提到母亲时霎时变得冰冷,让本想继续说下去的绿谷突然哑了嗓。“你管的有点宽了吧,白衣鬼?”

    ……救了个没有教养的小鬼头……绿谷强迫自己扯起嘴角向爆豪笑了一下,结果爆豪看透了绿谷的神情,也学绿谷一样扯了扯嘴角,“你不想笑你就别装嘛,臭久。”

    “你这小鬼……”就是个白眼狼!绿谷气得在心里直跳脚。

    爆豪见绿谷脸上浮现出怒意,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忍着肚子传来的剧痛跳下床,缓步挪到绿谷面前,用他嘶哑而性感的嗓音在绿谷耳边呢喃“不就是个称呼,至于吗,你要气不过本大爷特赦你给我起个称呼?”

    绿谷愣了一下,看向近在咫尺的爆豪,少年眼里尽是年轻人的意气风发与得意。感受到爆豪鼻息喷洒在脖颈带来的酥麻之痒。绿谷微微抬头,向眼前的少年投以确认的眼光。待得到肯定后,绿谷想了想,然后看向爆豪。

    “小胜怎么样?”

    爆豪嫌恶地看向绿谷,“不要,Kachan听着好娘。”

    “那就别叫我臭久。”就知道你会嫌娘才决定这么叫你的好吗!

   “……”一番犹豫后,爆豪抓了抓头,“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喊那也无所谓。”

    “……”什么玩意儿啊你不拒绝的嘛?你不是嫌娘吗?

    爆豪胜己看向绿谷抽搐的嘴角,笑意愈发灿烂。他恶作剧一般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现手感竟比想象中的还好,不顾绿谷红着脸抗议的眼神仍多揉了几下。“手感不错。”在绿谷即将爆发时爆豪识趣的收手,给这次摸头服务进行点评。

    如果时间倒流鬼才会救这个臭小鬼!!!

    爆豪看向面部扭曲的绿谷,又笑了,他几乎把这一个月的笑容都用在今天了。笑着笑着爆豪突然想到了那个捅他的死肥猪,那见到他流血后吓得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的小人模样让爆豪眼睛又镀上了一层冰。

    先把脏眼的垃圾除掉好了,爆豪在心里打着算盘。

    毕竟把垃圾放久了会发臭,我可不想熏到自己。

    绿谷看爆豪正在出神,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小胜,想什么呢?”哪儿想爆豪一把抓住了绿谷的手,顺势把人往眼前一拉,暧昧的说:“怎么,一会儿没理你就这么着急?嗯?”

    ……这个小鬼怎么回事?!

    还不等绿谷开口,爆豪便松开他的手,拿起放在床头的外套套在身上“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要先走了。”说完捏了捏绿谷的脸“有空就回来找你玩,臭久。”

    绿谷一把打开他的手,皱着眉,“你的刀伤还没好,不能做剧烈运动,不然伤口重新撕裂开,感染了会很麻烦的!”

    “哟,这么担心我啊?”

    “和你说真的!”

    看着绿谷因生气鼓起来的小脸,爆豪又忍不住捏了捏,然后一脸满足的松手,向脸被揪红的绿谷笑笑“我就是去解决点事,不要紧,就算有事——”爆豪挑挑眉,“不是还有你吗?”

    一个男人怎么这么会撩???

   在绿谷小声腹诽时,爆豪已经穿戴好准备离开诊所了。绿谷回神后迅速跑到诊所门口,看着不远处的爆豪,大喊:“小胜!你的T恤还在我这里啊!我怎么还你啊!”

    “婆婆妈妈的烦死了你到时候给我送过来不就行了!”

    “我又不知道小胜你住哪!”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回来拿?

    “你到雄英高中找我就行了!”

    雄英?没想到这个打架斗殴的家伙还是个学霸?绿谷甩甩头进了诊所,有时间在去找他吧。

    而此时的爆豪早已没有了冲劲,他蹲在路旁摸着自己通红的脸,小声骂着。

    “一口一个小胜小胜的烦死了!”

    ……

    爆豪把头埋进了臂弯。

    “……声音那么软萌干什么啊!”








                               ————TBC




我的小学生文笔写不出他们百分之一的好呜呜呜我永远爱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