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千年

“以恶意揣测他人的善意不知何时早已变为常识”
“如果可以”
“我也想做个善人”
“我也想以最大的善意拥抱这个世界”
“可拥抱我的只有利刃”

【胜出】喜你为疾(1)

#  贼OOC

#  贼小学生文笔

#  17街霸爆豪X23医生绿谷

#  HE

能接受继续೭(˵¯̴͒ꇴ¯̴͒˵)౨








    在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绿谷伸了伸懒腰,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有些酸疼的腿。在准备好回家后绿谷仰头看了看窗外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如同深渊的怪物叫嚣着吞噬一切生灵。绿谷一边感慨着今晚雨势真大一边撑开雨伞,走向茫茫雨夜。

   夜色愈来愈深,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绿谷缩了缩被冷风刮的苍白的脖颈,裹紧衣服,加快了回家的步伐。雨打在时闪时灭的路灯盖上,让这漆黑的雨夜更添一分骇人的意味。绿谷本来就喜欢在黑暗的时候胡思乱想,再加上他本就胆儿小,心里的妖魔鬼怪早已经在他心里来来回回凌迟了千百遍。当绿谷路过回家必须经过的小巷子时,他听见巷子里传来“咳咳咳”的咳嗽声,便再无动静。

      绿谷以为是自己幻听,毕竟雨势这么大,听错了也不是没可能。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道义,绿谷壮着胆子向巷子里喊了一声“有人在里面吗?”见无人应答,绿谷只得深吸一口气,硬着发麻的头皮向黑暗的小巷挪步。

      雨鞋踩在积水的地面,发出“啪叽”的声音。神经紧绷的绿谷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脚踢到了什么东西,绿谷用手机打开手电一看,吓得差点当场叫出来。他踢到的是个人,头歪向肩膀的一侧,一只手捂着暗红的腹部,应该是受了伤。绿谷将光打在少年脸上,看清了少年的模样。被雨淋湿的淡金色头发乖顺的贴在脸侧,眉头紧锁,俊郎的五官拧成一团,嘴角带血,红肿带擦伤的脸庞告诉绿谷这位少年经历过一场恶战。“从血凝固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十几分钟前才受的伤吧……”绿谷收起手机,一手将伞撑在少年头顶一边想拿开少年捂着伤口的手,可少年即使昏迷手劲仍然很大,一只手根本挪不动,绿谷只得将伞靠在少年肩头再用手去掰,再从包里拿出纱布做了简单的处理。看着少年略微缓和的表情,绿谷松了口气,收起伞并将外套搭在少年头上,将少年背了回去。

    爆豪胜己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诊所里。纯白的环境让他有些不真切的感觉。刚想起身时腹部突然传来的剧烈痛感让爆豪胜己没忍住叫出了声,“嘶——那死肥猪下手真狠。”

      “啊,你醒了?”爆豪刚准备下床,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娃娃脸进了房间。爆豪开始审视着眼前的青年。看上去摸着会很舒服的绿色卷发,白皙的脸上嵌着几颗雀斑,让眼前的青年更显小,青年那明媚的笑容在爆豪眼里只觉得傻里傻气,贼憨。

      绿谷见少年盯着自己不说话,莫名有些紧张,“昨……昨天晚上我在巷子里看见你倒在地上受了刀伤,因为不知道你家在哪只能把你带到我的住处给你做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后来我觉得诊所的条件更好就把你带到诊所进行进一步处理了。”说完绿谷出九就觉得不对劲,

      自己怎么跟个下属向上级汇报工作一样啊?

      而且你别一直盯着我啊,你那鸽子血一样红的眼睛一直瞅我好不自在啊!

      气氛在绿谷报告式的解释之后一直十分尴尬。在一片寂静中,反倒是爆豪率先打破沉默。

     “爆豪胜己。”

     “……啊?”

    “我在问你名字啊你傻啊?”

    看着爆豪胜己那像榴莲一样爆炸的头发,绿谷在心里一边暗自腹诽着这小孩脾气和头发一样爆一边将自己的名字告诉这个坏脾气的少年,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听了后,在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Midoriya Izuku,Midoriya Izuku……啧,什么破名字真麻烦。 ”然后爆豪将视线转向手足无措的绿谷,“喂,干脆叫你Deku好了。”

    这小鬼真不尊重人!

    绿谷觉得自己有必要教一教眼前的少年什么是礼仪。“爆豪先生你妈妈难道没有教过你……”

    本来眼神满是调笑的少年在绿谷提到母亲时霎时变得冰冷,让本想继续说下去的绿谷突然哑了嗓。“你管的有点宽了吧,白衣鬼?”

    ……救了个没有教养的小鬼头……绿谷强迫自己扯起嘴角向爆豪笑了一下,结果爆豪看透了绿谷的神情,也学绿谷一样扯了扯嘴角,“你不想笑你就别装嘛,臭久。”

    “你这小鬼……”就是个白眼狼!绿谷气得在心里直跳脚。

    爆豪见绿谷脸上浮现出怒意,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忍着肚子传来的剧痛跳下床,缓步挪到绿谷面前,用他嘶哑而性感的嗓音在绿谷耳边呢喃“不就是个称呼,至于吗,你要气不过本大爷特赦你给我起个称呼?”

    绿谷愣了一下,看向近在咫尺的爆豪,少年眼里尽是年轻人的意气风发与得意。感受到爆豪鼻息喷洒在脖颈带来的酥麻之痒。绿谷微微抬头,向眼前的少年投以确认的眼光。待得到肯定后,绿谷想了想,然后看向爆豪。

    “小胜怎么样?”

    爆豪嫌恶地看向绿谷,“不要,Kachan听着好娘。”

    “那就别叫我臭久。”就知道你会嫌娘才决定这么叫你的好吗!

   “……”一番犹豫后,爆豪抓了抓头,“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喊那也无所谓。”

    “……”什么玩意儿啊你不拒绝的嘛?你不是嫌娘吗?

    爆豪胜己看向绿谷抽搐的嘴角,笑意愈发灿烂。他恶作剧一般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现手感竟比想象中的还好,不顾绿谷红着脸抗议的眼神仍多揉了几下。“手感不错。”在绿谷即将爆发时爆豪识趣的收手,给这次摸头服务进行点评。

    如果时间倒流鬼才会救这个臭小鬼!!!

    爆豪看向面部扭曲的绿谷,又笑了,他几乎把这一个月的笑容都用在今天了。笑着笑着爆豪突然想到了那个捅他的死肥猪,那见到他流血后吓得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的小人模样让爆豪眼睛又镀上了一层冰。

    先把脏眼的垃圾除掉好了,爆豪在心里打着算盘。

    毕竟把垃圾放久了会发臭,我可不想熏到自己。

    绿谷看爆豪正在出神,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小胜,想什么呢?”哪儿想爆豪一把抓住了绿谷的手,顺势把人往眼前一拉,暧昧的说:“怎么,一会儿没理你就这么着急?嗯?”

    ……这个小鬼怎么回事?!

    还不等绿谷开口,爆豪便松开他的手,拿起放在床头的外套套在身上“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要先走了。”说完捏了捏绿谷的脸“有空就回来找你玩,臭久。”

    绿谷一把打开他的手,皱着眉,“你的刀伤还没好,不能做剧烈运动,不然伤口重新撕裂开,感染了会很麻烦的!”

    “哟,这么担心我啊?”

    “和你说真的!”

    看着绿谷因生气鼓起来的小脸,爆豪又忍不住捏了捏,然后一脸满足的松手,向脸被揪红的绿谷笑笑“我就是去解决点事,不要紧,就算有事——”爆豪挑挑眉,“不是还有你吗?”

    一个男人怎么这么会撩???

   在绿谷小声腹诽时,爆豪已经穿戴好准备离开诊所了。绿谷回神后迅速跑到诊所门口,看着不远处的爆豪,大喊:“小胜!你的T恤还在我这里啊!我怎么还你啊!”

    “婆婆妈妈的烦死了你到时候给我送过来不就行了!”

    “我又不知道小胜你住哪!”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回来拿?

    “你到雄英高中找我就行了!”

    雄英?没想到这个打架斗殴的家伙还是个学霸?绿谷甩甩头进了诊所,有时间在去找他吧。

    而此时的爆豪早已没有了冲劲,他蹲在路旁摸着自己通红的脸,小声骂着。

    “一口一个小胜小胜的烦死了!”

    ……

    爆豪把头埋进了臂弯。

    “……声音那么软萌干什么啊!”




                               ————TBC

我的小学生文笔写不出他们百分之一的好呜呜呜我永远爱胜出!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