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千年

“以恶意揣测他人的善意不知何时早已变为常识”
“如果可以”
“我也想做个善人”
“我也想以最大的善意拥抱这个世界”
“可拥抱我的只有利刃”

【胜出】例外(1)

#CP胜出,出茶友情向

#游戏背景是第五人格。

#虽说我并不火但请不要出现第五ky。

#屠榜第一屠皇爆豪胜己X人榜第一人皇绿谷出久。

#HE。

#欧欧吸嘤嘤嘤。


++++++++++++++++++


  又是那个魔术师,啧。爆豪胜己皱着眉,猩红的眼眸不快的看着屏幕上站起来挥舞着魔术棒的大胡子。

  这个叫DEKU的魔术师已经吃了他三波分了。

  爆豪胜己移开看向魔术师的目光,思索着打发对策。“开局先找到盲女的位置,她应该会去无敌点,控制修机节奏。”毕竟现在殿堂级排位人类速修流真的强的变态,不控一下机子根本玩不了。

  正想着策略,爆豪看见魔术师头上出现了对话框,“咦,又是BOOM君?好巧哦。”

  BOOM是爆豪在游戏里的ID。

  “是啊,这把又不好打了。”ID为轻灵的盲女回应着。

  与此同时,绿谷出久的YY里传来一个清甜的女声,“开局我先找无敌点吧,小久你修哪里?”

  “三板吧。”绿谷回应着丽日御茶子,看着弹幕中齐刷刷的“小久~~~~”和“久轻真好嗑(去世)”之类的CP发言,无奈的笑了笑,在准备时间快归零时对丽日说“你别像上把那样魔啊,我上把是运气好才能卡满血救你下来,幸好队友在你倒地时亮了机子,不然真的出事。”

  “又不是我想被震慑的!”YY里传来丽日不满的声音。

  随着“咔啦”的玻璃破裂声响起,游戏开始了。

  自从《人格》上线日服后,得到了诸多日本市民的喜爱,甚至连一些直播平台的直播专区也多了《第五人格》的板块。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作为好友,又是同台主播,还都是榜上数一数二的人皇,自然就开始一起双排,以至于衍生出了众多“久轻”CP粉,让绿谷和丽日无可奈何。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友情,二人全当这是一个涨人气的途径罢了。

  这把的地图是圣心医院,因为地形较为复杂板子又多被玩家戏称为上分医院。“小久,监管者是小丑。小心,他装无限锯了。”盲女盲杖的声音刚落,丽日便在耳机里提醒着。“嗯,我知道了。”绿谷边说边操纵着屏幕上的魔术师往小房走,修机的时候不忘调整视野看向四周,保持高度警惕,毕竟对手是屠榜第一的BOOM君啊。

  “我在修小房,你在修医院吗?”

  “嗯,好像找你去了,我刚有心跳就消失了。”

  “他来了。”随着心跳的生音越来越大,绿谷初九提前下好小房的板子准备翻版加速转点,结果小丑只是进来看了他一眼就掉头走了。

  “...轻灵,他没追我,他估计找你去了,小心点。”

  “嗯嗯来找我了!”丽日那边传来了急促的按键盘声,听声音应该很慌的样子。结果十秒不到,电脑里就传来了“噔噔”的提示音。绿谷瞄了一眼丽日的状态,被砍了半血走。

  “他车开得好稳啊!原地转圈都没撞墙!”丽日感叹着。

  “不然怎么会是屠榜第一呢?”绿谷边回答边说“感谢BOOM君的...胸毛送的小电视。”

  “哈哈哈你这是什么鬼名字...啊啊啊闪现!”丽日话音刚落,盲女的状态便显示为倒地。

  “没事,已经亮了两台了,等会调香师那台也快亮了,空军去救了。”绿谷出声安抚懊恼的丽日,“这把稳一点说不定能赢。”

  “嗯,空军来了。”话还没说完又是“噔噔”二声,绿谷一看状态,得,空军倒地。

  这咋玩啊...绿谷在心里哀叹。

  “恐惧震慑!我的妈耶!”YY里传来丽日大呼小叫的声音。

  “唉,”绿谷看着盲女过半的血量,“你估计要没了。”

  “我想也是...哎等等调香来救了。”

  “???他没修机啊?”

  “...没。”

  “修完我这台,还有一台机子我咋办啊?!”

  “估计是觉得赢不了了直接过来送吧...”

  “怎么能这样???”那我辛辛苦苦修机还有什么意义??

  “小久你找地窖吧。”刚被救下来的丽日因为调香师没抗刀直接倒地。“这调香师拿我刷分!!!”随后丽日又被挂在了椅子上,成功上天。

  “丽日你帮我看一下调香师的视...”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调香师由满状态变为倒地状态。

  “...搞什么呀...玩游戏就不能认真玩吗...”好脾气如绿谷出久也忍不住抱怨了一下,弹幕瞬间开始表达对调香师的不满与对绿谷的同情与安慰。看着图标中的空军上椅,绿谷停止修了三分之二的机子向空军跑去,同时不忘管理弹幕,“没事的,搏一搏说不定能平,不要带节奏哦。”

  小丑没守尸,去挂上了调香师,于是绿谷成功救下空军,和空军修最后一台机子。在还剩六分之一时,游戏里响起了拉锯的声音。“小丑找过来了。”随着心跳声响起,绿谷和空军却都没有松手的意思,“还差一点,应该能在拉过来时修完,赌一把。”此时,魔术师的心跳声骤然放大,随着一阵金光闪过,旁边的空君直接倒地。

  闪现穿墙拉锯!!

  啧,没办法了。绿谷挨了小丑一刀强行点亮。随着大心脏的作用,空军半血起,绿谷立马一个翻窗加速去开门。可刚到门口,空军就倒了。

  可空军没有被挂起来。

  来找我了。随着无限锯声响起,绿谷在心理嘀咕着。向着废墟转点的绿谷在吃了小丑一锯后加速冲向废墟,“只能拖着空军起来了,脏锯摸得慢没办法。”

  BOOM的小丑不带封窗,再加上绿谷的魔术棒也没用,竟是在一刀斩的情况下强行溜了一分钟。看着空军倒地的图标变为半血,绿谷决定溜一会给空军争取开门时间再慢慢向小门的方向移动。可小丑突然停下,装上无限锯后直直向小门方向拉去,放弃追绿谷,去砍空军。

  ......

  游戏结果可想而知,空军被砍倒后没了自摸,绿谷在无敌点苦苦支撑了半分钟后倒地,最后只得投降。

  刚退出游戏结算界面,绿谷就看见赛后吵的不可开交,空军与丽日用“较委婉”的语气对调香师的负气行为进行点评,结果调香师直接开骂说他俩菜,技术垃圾来排位送,本来丽日就是个暴脾气的主,直接和空军一起开怼。本来绿谷想当个和事佬让大家消消气,手刚碰到键盘看到调香师的话就愣住了。

  “游戏这种东西随便玩玩就行了,就你们这帮菜 鸡 喜欢较真,无语。”

  游戏怎么是随便玩玩就行的东西呢?!绿谷有些生气,刚想打字,就看见赛后小丑说话了。

  “打你这种彩笔我都觉得脏了我的锯子。”

  是BOOM君哎!

  可我记得他从不看赛后啊?

  绿谷正想着,爆豪胜己又说话了“像你这种不把游戏放在眼里的辣 鸡 ,游戏自然也不把你放在眼里。”说完,爆豪胜己就退出赛后,留下一片寂静。

  BOOM君...好帅!

  绿谷出久心跳的很快。BOOM君说了他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让他在开心之余,还有一点...仰慕。

  BOOM君好潇洒啊...

  虽然听其他平台的人说他很凶,但我觉得...BOOM君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绿谷笑了笑。

  有机会邀请BOOM君一起玩吧。

——————————————————

我炸个尸顺便开个新坑嘤嘤嘤。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