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千年

“以恶意揣测他人的善意不知何时早已变为常识”
“如果可以”
“我也想做个善人”
“我也想以最大的善意拥抱这个世界”
“可拥抱我的只有利刃”

【胜出】例外(3)

#CP胜出,出茶友情向。

#游戏背景是第五人格。

#虽说我并不火但请不要出现第五ky。

#屠榜第一屠皇爆豪胜己X人榜第一人皇绿谷出久。

#HE。

#欧欧吸嘤嘤嘤。

——————————————————

  这家伙是话痨吗。

  刚刚和DEKU道晚安后下号的爆豪胜己腹诽。

  每打完一把就旁侧敲击问老子“BOOM君是个怎样的人呀”“BOOM君喜欢吃什么啊”之类的问题。

  明明本尊就在你面前啊,嫌人。

  但...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反而...有点儿可爱。

  ......

  ...老子在搞毛啊...

  爆豪胜己抓了抓头发,将手机插上充电插头后扔到一边,拿起平板点开B站准备看几个视频睡觉。手指在屏幕上上下划拉,却没有一个视频入得了爆豪的眼。

  啧,不看了,睡吧。刚这么想的爆豪刚准备扔掉平板,一个视频标题吸引了他的眼球。

  “小奶音主播DEKU的天秀时刻?”爆豪胜己念了一遍视频标题,“什么破名字。”然后点开了视频。

  就让老子看看你这个DEKU能有多秀。

  视频是剪辑过的,虽然不长,但配上超燃的BGM和精准的踩点,还是让爆豪胜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里面各种各样的闪现躲刀,极限救人,分身挡锯,扛刀三出的画面令爆豪眼花缭乱。

  不得了啊,还敢拿我做素材。爆豪胜己点开up主的界面,“DEKU录频组?”爆豪点开了一个刚刚上传的视频,“和屠皇BOOM君的友好交流?”看着标题,爆豪翻了个白眼。

  友好个屁,老子还被你吃了三波分。

  但心里骂咧咧身体很诚实的爆豪胜己还是看完了那个视频。

  然后沦陷在DEKU奶巴啦唧的声音里。

  声音...好听!!!爆豪胜己满脑子都是DEKU说“BOOM君”那个奶奶的声音。

  ...靠,要疯了...爆豪胜己甩了甩头,毅然点开下一个视频。

  老子要多听几遍DEKU的声音!!!

  没错,爆豪胜己是个音控。

  尤其钟爱像绿谷出久这样的奶音。

  下线后的绿谷出久也没有睡,他也在看爆豪胜己的视频。

  然后被爆豪胜己有些许沙哑的霸道嗓音征服。

  BOOM君的声音!!!真的好好听!!!那种夹杂着硝烟味道的低音炮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难怪BOOM君的粉丝都破百万了呢。”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粉丝数量说着,“毕竟声音这么好听,技术又好,谁不喜欢啊。”说完,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喃喃自语,“不像我的声音,软软的,唉。”

  没错,绿谷出久也是个音控。

  尤其钟爱像爆豪胜己这样的烟嗓低音炮。

  “再看几个BOOM君(DEKU)的视频就睡吧。”两人都这么想着,点开了下一个视频。

  结果双双修仙,导致两位第二天差点耽误直播。

  感受到阳光的照射,绿谷出久勉强睁开疲惫的双眼,摸向床头的手机看时间,本来睡意朦胧的大脑瞬间清醒,“我的天啊睡过了啊啊啊!”绿谷开始手忙脚乱穿衣服,耽误了直播可就不好了!

洗漱完毕整理好衣着的绿谷坐在电脑前,打开直播软件,对着麦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呀各位我来晚了,昨天熬夜熬的有点晚,嘿嘿。”

  “来的好慢哦DEKU酱~”

  “一向准时的DEKU酱竟然迟到了耶~是有了夜生活吗?~”

  “什么啦!只是没注意时间不小心熬过头了!”绿谷看着搞怪弹幕笑了起来。

  “说起来隔壁的BOOM也晚点了。”

  “哇那个人体时钟竟然也会迟播?”

  “不要在别的直播间提其他主播哦这样不好。”

  咦,BOOM君也没准时播吗?看着一闪而过的弹幕,有点疑惑。

  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压下心底的疑问,绿谷打开YY准备联系丽日。YY的提示音刚响,绿谷就听见了丽日阴阳怪气的调笑声:“你昨晚干啥去了?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搞得迟到了?”

  “没有啦,昨晚看视频不小心看过头了。”绿谷解释。

  “哦?”丽日的声音变得更加阴阳怪气,“小视频吗?也是哦,毕竟我们DEKU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都说了不是了啦...”DEKU叹了口气,不再聊这个话题,在进入排位等待界面的空档开始闭麦感谢礼物并与粉丝聊天。

  噔的一声响起,匹配到人了。绿谷瞄了一眼屠夫头像,小丑的动态头像加上HY直播平台的头像框。十有八九就是BOOM君。此时绿谷不争气的脑海里又涌起昨晚在视频里BOOM君的声音。

  “呵,你能去哪?”

  “想走地窖?你在做什么梦啊。”

  “还敢在老子眼前晃悠?找死吗?”

   啊...真是要命...这么想着的绿谷满脸通红的点下确定。如果绿谷开了摄像头,他的粉丝会发现他的脸红的像煮熟的螃蟹。

  进入准备界面的绿谷按照习惯先看了一下自己的队友,在看见慈善家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

  “哇!这么巧吗!竟然匹配到了上鸣君!”绿谷飞快打下一行字发出。毕竟游戏里不同平台的主播很多,能碰见关系不错的同台主播也算是一件乐事。

  “哟,这不是DEKU酱吗。”躲在凳子后面的慈善家也飞速回应着。

  “队友是DEKU那我就放心躺一把了,这把有你就稳了啊DEKU酱^O^~”

  “没有没有啦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啦~”

  此时目睹了上鸣和绿谷“调情”全程的爆豪胜己正在疯狂翻白眼。

  搞什么啊什么酱酱酱的你他妈是酱油啊?

  语气那么暧昧干嘛啊?!

  刚结束准备倒计时时,爆豪胜己撇了一眼慈善家的ID,“DY直播上鸣吗...”准备界面刚刚破碎的玻璃折射着连爆豪胜己都未察觉的狰狞面容。

  不是喜欢酱吗,给老子等着,让老子把你锤成肉酱。

  “这把的图是红教堂哎,轻灵你修哪?我直接修墓碑。”绿谷出生点就在废墟,所以直接摸了墓碑的机子。

  “我在修小房后面。”刚说完耳机里响起了盲杖敲地的声音。

  “是小丑,刚装了无限锯。”丽日向绿谷提供信息。

  “知道了,小心点。”绿谷调整视角,顺便问了一下丽日,“轻灵你能看到慈善家在哪儿吗?”

  “他刚刚路过我去修危墙了。”话音刚落,“噔噔”声响起。看见慈善家的半血状态,绿谷琢磨着上鸣的牵制时长。上鸣在人榜上也是靠实力吃饭的,技术也不差,尤其是那精湛的全图倒车技术与那张骚话连篇的嘴让他吸粉无数,这样的好技术和厚脸皮连绿谷都佩服。

  应该能坚持一会吧。绿谷这么想着。

  “轻灵,上鸣君现在在哪?”

  “他在往我这边带。”丽日在雷鸣的心跳声和还差一点就修好的电机中毅然选择先溜保命,结果小丑路过她时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接着追慈善家。

  “...他没追我...”

  “啊???”绿谷有点纳闷,这种情况下不应该先把修机快的先送上天吗?为什么BOOM君要做这笔不划算的买卖?

   弹幕也表示对爆豪不追盲女的疑惑,绿谷心理虽然纳闷,但也只能向弹幕说出自己没有根据的猜测,“可能BOOM君今天状态不太好吧。”

  毕竟谁都想不到BOOM的失误竟然是因为上鸣调戏DEKU。

  在爆豪的猛烈追击下,上鸣没过多久就倒了。看着刚上椅子的上鸣,绿谷问丽日,“轻灵,你在修第四台了吗?”

  “嗯,修三分之一了,空军去救了。”

  “知道了。”那我去修空军那台好了。绿谷向着大门危墙跑过去,刚摸到机子,“噔噔”二声就响了,一看状态,空军震慑倒地。将视角调向不远处那团还未散尽的红色烟雾,绿谷又开始纳闷了。

  BOOM君不是一向带闪现的吗?

  今天玩的人怕不是SHOTO君吧?

  SHOTO是和BOOM同平台的屠皇主播,喜欢带金身。

  绿谷迅速把这个绝对不可能的想法甩出脑海,怎么可能呢?BOOM君和SHOTO的关系那么差,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总而言之,今天的BOOM君...太反常了。

  “小久,空军你能救吗?”丽日的声音将绿谷的注意力重新拉回游戏,“我试试吧,你来修大门危墙这台,还有六分之一。”报完位置,绿谷向空军上椅的方向跑去。看着上鸣的状态变成一个叉,绿谷在心里默默地为上鸣默哀。

  “轻灵,机子控好了吗?”

  “还有一点点,可以救!”

   绿谷也不拖拉,在墓碑后放了个分身直接隐身过去救下空军。绿谷本想扛个刀,结果BOOM的锯子精准的砸在了空军身上。在小丑擦刀的空当里,丽日点了机子,大心脏加上弹射加速使空军迅速逃离出爆豪的拉锯范围。

  “呵,想走?”爆豪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给我留下吧,渣滓。”

  伴随着一声惨叫,空军倒地。

  却没有被挂起来。

  “轻灵,他拉大门了。”听到拉锯声的绿谷边跑向小门边提醒丽日。

  “那我先走了,小久你能走吗?”

  “悬。”绿谷操纵着魔术师开小门,视频里的人物输入一会密码就回头害怕的往后看的模样让绿谷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快点啊,再快点。

  然而二阶拉锯被称为疯狗速度不是徒有虚名的,听着自己越来越剧烈的心跳声,看着还剩三分之一才能打开的大门,绿谷一咬牙,放弃拉门准备和小丑周旋一会,拖到让空军走掉。

  事实证明溜带着一刀斩的屠夫简直就是玩命,绿谷没过多久就倒了。看着空军成功逃脱的图标,绿谷放弃挣扎,看着BOOM把自己牵起来之后带到了椅子...旁边的地窖,然后把自己扔了下来。

  ?????

  绿谷现在不看直播间的弹幕都知道,肯定是一堆问号。

  屠榜第一小丑竟然放地窖???

  “我去小久那个杀神竟然放你???”耳麦里传来丽日不可置信的声音。

  “可能...BOOM君心情很好...吧...”

  这个理由连绿谷出久自己都不信。

  这可是排位哎!

  就算是人皇和屠皇的关系再好也不会在排位被佛地窖啊!

  而且我和BOOM君关系也没那么好啊...绿谷盯着游戏的结算界面疯狂碎碎念。

  总之,给BOOM君点个赞吧。绿谷刚把鼠标移到点赞的地方,结果刚刚的震惊还没缓过来,手一抖点成了好友申请。

  得,直播间要炸了。

  “......大家我手抖了,相信我。”

  “哇DEKU酱你要加BOOM???”

  “BOOM很少同意别人的好友申请的我记得。”

  “排位被佛了一次就芳心暗许了吗DEKU酱?哎呀哎呀真年轻~”

  什么啦!我真的只是手抖啊!绿谷赶紧点完赞后退出结算界面并点开赛后,看到了上鸣发的一堆牢骚。

  “BOOM你疯了啊!追着我砍!旁边那么大一个盲女你不砍你就追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哎呦不对,不是对我有意思,你还佛了我们家小DEKU呢。你这个上分狂魔竟然会在排位佛人?说!是不是看上我们家DEKU酱了!”

  绿谷出久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甚至有点期待BOOM君回赛后。

  怎么可能呢,BOOM君是不会为这点小事回赛后的。正准备对爆豪表示感谢然后退出赛后的绿谷看见新消息提示,愣住了。

  “捶你是因为你比盲女还菜。”

  “而且我想佛谁就佛谁要你这个白痴脸管?”

  “HYのBOOM已退出聊天。”

  原来只是突然想佛我啊...绿谷的胸口有些许酸涩感。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我是BOOM君排位唯一佛过的人呢。

  绿谷心里的轻微酸涩感又消失了。

  刚准备继续排位的绿谷鬼使神差的点开了好友栏。即使他知道BOOM君同意自己的好友申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还是想看看。

  说不定...有奇迹呢?

  映入眼帘的小丑动态头像和HY平台专属直播框告诉绿谷,他现在的直播间应该已经炸的管不住了。

  “HYのBOOM已通过你的好友申请。”







——————————————————


上鸣:我做错了什么?




明明在八校联考期间我还更文,真是嫌命长啊嫌命长。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