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千年

“以恶意揣测他人的善意不知何时早已变为常识”
“如果可以”
“我也想做个善人”
“我也想以最大的善意拥抱这个世界”
“可拥抱我的只有利刃”

【A瓜】救赎(中)

#人类Alex X 狐仙甜瓜

#h...e?

#OOC注意。


——————————————————


  “喂,醒醒,吃饭了。”Alex做好晚饭,走到寺庙正中央的空地上,伸手正准备拍醒正在寺庙院中央酣睡的甜瓜。


  从Alex到山上来住已经过了小半个月了。


  Alex自从在庙里住下,就“主动”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活,俨然就是一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优质妇男。


  可Alex毫无怨言。


  毕竟这比他过去十七年的黑暗生活光明太多。


  然而还有另一个让Alex难以启齿的原因。


  他感觉他在这段相处时间里,对平等对待自己的甜瓜产生了一种依恋的情绪。


  不。


  与其说是依恋,不如说是名为喜欢之类的复杂感情。


  而这类感情,从未在Alex过去的人生中出现过。之所以知道这种感情,还是因为Alex曾偷摸翻看生父的藏书和画本。


  Alex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可能是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如甜瓜这般温柔,这样平等的对待缺爱的他,让他宛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又好像久居无边黑暗的囚徒为点滴星光所痴狂。


  就像是为了惩罚自己对救命恩人抱有龌龊思想一般,Alex强迫自己拼命做家务,希望以这种近乎折磨的方式试图来消磨自己对甜瓜的复杂感情。


  然而本来稍稍趋于平稳的感情,在看见甜瓜乖巧的睡颜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睡梦中的甜瓜褪去了往日的咋咋呼呼和张牙舞爪,显得乖巧可爱。密而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像蝴蝶一般上下翻飞,灵动的狐耳微微抖动,姣好的脸庞上镶着的红唇让Alex呼吸一滞。


  他不忍心叫醒这么温软的甜瓜。


  算了,夏天饭凉的也不快,再让他睡会儿吧...Alex挠了挠自己松软的头发,压下心底的异样情绪,转过身正欲前往厨房,却被睡迷糊的甜瓜一把抓住了手。


  Alex要疯了。


  他猛然回头看着甜瓜,心中莫名升起一丝莫须有的希望,但他发现这只是甜瓜睡梦中的无意举措。


  那份小小的希望荡然无存。


  Alex叹了口气,试图用不惊扰甜瓜的力度挣开甜瓜冰凉的手,发现自己越挣甜瓜攥的越紧后就放弃了。Alex认命般坐在甜瓜睡觉的凉席旁,被甜瓜握着的那只手不觉紧了紧。


  这可是你自己要拉着我的,可不是我故意的。


  不过这家伙在这么热的天,身上还这么凉吗?Alex举起那只手,觉得那只手就像披了一层皮的冰块。Alex的视线顺着手向上延伸,终是落在甜瓜淡粉色的薄唇上。


  夏天温度高,甜瓜嫌热脱去了平日装酷耍帅的衬衣,换上了领口宽大的T恤。将他诱人的锁骨完美的暴露在Alex面前。甜瓜毫无防备的样子让Alex口干舌燥。


  简直就是诱人犯罪。


  鬼使神差的,Alex侧身,伸出了另一只手,轻轻抚上甜瓜的面庞。像是贪恋那柔软嫩滑的触感,Alex轻触几下后将手指缓缓移向甜瓜的唇。


  很冰很凉,没有人类的温度。


  但是很软,让人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Alex想这么做。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Alex缓缓起身,轻轻俯身向甜瓜靠近,在欲望的驱使下,Alex含住了那抹桃红。


  和他想的一样冰凉。


  Alex先是轻轻的含着,后来用极小的力道吮吸着甜瓜的下唇瓣。正当Alex准备进一步深入时,甜瓜突然发出的低吟宛若当头一棒,结结实实的砸在了Alex头上。


  我他妈疯了吗!?


  Alex迅速远离甜瓜,不管是否会吵醒甜瓜仍是将甜瓜的手粗鲁的掰开往凉席上一扔。


  他要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恶魔了。


  Alex平复好心情时,甜瓜也悠悠转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用刚起床时独有的奶音问甜瓜:“饭做好了嘛?”


  “嗯。”Alex偏过头,不敢看甜瓜的脸。


  好在甜瓜并没有起疑。甜瓜伸了伸懒腰,起身收起凉席,向厨房的方向走去。在路过Alex时,甜瓜停下脚步,望向Alex。


  在黑夜的遮挡下,Alex竟是看不清甜瓜的表情。


  难道...他知道了?


  “爱丽,”甜瓜轻快的语调打消了Alex的疑虑。“看在你最近这么辛苦的份上,本大爷决定陪你下山买一次菜,感不感动?”


  “啊?算了,我自己就行。”


  开玩笑,他要是和自己一起去他菜还买不买了!?估计自己到时候美得连买的什么菜都不知道了!


  “哎哎哎,本仙好心好意大发慈悲想陪你买个菜你就这态度?”甜瓜皱了皱好看的眉毛,语气略微不满,“我不管,我就要跟来。”


  “...我平时买菜都是和村民大采购的时间错开的,你老赖床我怕你到时候耽误了时间菜都买不到新鲜的。”


  村子每天会派出当天值班的村民代表全村外出采购果蔬和生活用品。之前还没有上山时Alex就开始了躲着采购队伍出门买菜的艰辛生活,以至于Alex连每天哪家哪户当班什么时候走都摸得一清二楚。如果Alex想躲开采购队伍就必须在五点半出发,步行半小时去菜市场,而且必须在七点之前回来。


  因为村里采购出发的时间是七点,


  虽说每次回来时离村里采购的时间还很长,但Alex只怕哪天采购队伍脑抽了提前出发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嘁,那帮蝼蚁有什么好怕的,敢来找你麻烦我就把他们都打趴下!”甜瓜边说着边扬起了自己的拳头,那怒目圆睁的样子好像他眼前就站了一位找事的村民。


  “哎呦喂,说好的慈悲为怀呢狐仙大人?”感受到了甜瓜的怒气,Alex心一暖,开始调笑甜瓜。


  “那不一样!”甜瓜摇了摇头,夏日的晚风带起他银白色的发梢,也一并带起他额前的碎发,将他炯炯有神的兽瞳暴露在Alex的视野里。


  “那些自命清高作践他人的垃圾,根本不配得到佛祖的慈悲。”甜瓜不爽的“呸”了一声,就像刚刚吃到了什么脏东西。


  Alex微微愣神。看着甜瓜,笑了。


  不愧是我喜欢的小狐狸。


  “好吧。”Alex松了口,转身走向厨房准备给甜瓜盛饭,“明天早上五点起来洗漱,等不到你我就自个走了。”


  见Alex同意,甜瓜瞬间恢复为平时咋咋呼呼的模样:“好的!”


    翌日清晨。


  有着良好作息不如说是被逼出来的Alex早已洗漱完毕拿着环保布袋,靠在庙门上等甜瓜。眼看即将五点五十,甜瓜的房门仍是没有动静。


  得,肯定是睡过了。


  Alex在甜瓜房门口徘徊了一阵,最终忍不住敲了敲门,发现门并没关紧,顺着Alex的敲击缓缓移动。


  Alex看见了仍在与周公解梦的甜瓜。


  甜瓜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抱着自己的被子,边睡还边砸吧嘴,睡相极差,和昨晚那睡相甜美的甜瓜简直不是同一只狐狸。


  Alex毫不留情的拎起睡眼朦胧的甜瓜,把他扔进厕所让他加快洗漱速度。甜瓜自知睡过了头,起床气也没发作,速度极快的洗漱完毕,出门眼巴巴的望着Alex,“我们现在走吧?”


  “不然呢?”Alex斜了一眼畏畏缩缩的甜瓜,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出门向山下走去。甜瓜愣了愣,急忙追上:“你个死小孩等等我!”


  虽说比平时晚了十分钟到达集市,但时间终究还在可控范围内。Alex警惕的张望了一圈,发现周遭没有熟面孔后,Alex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开始放心选菜。即使在甜瓜的疯狂骚扰和胡搅蛮缠下Alex仍是艰巨的完成了买菜任务。


 

  尤其是甜瓜的没常识让Alex都忍不住想抽他。


 

  “爱丽!我不想吃胡萝卜!不买!”看着Alex从卖胡萝卜的小摊上拿起一根胡萝卜时,甜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那根带有泥土丁的胡萝卜。


  “不能让你老吃肉,营养不均衡。”Alex温声劝道。


  “......那好吧。”甜瓜把胡萝卜放了回去,挑挑拣拣选了个特干净的萝卜,然后一脸骄傲的递给Alex:“喏,这个看着干净一点,刚刚那个脏死了,还沾着土。”


   Alex偷偷看了一眼卖萝卜的老板,发现那老板憋笑憋的很辛苦。


  “...带土说明这是刚从地里拔出来的,新鲜...不带土的口感不脆...”不想见甜瓜继续丢人,Alex无奈的解释道。


  “哦,这样啊。”甜瓜恍然大悟,仿佛刚刚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但我还是喜欢这个没有泥巴的干净萝卜。”


   Alex想砸墙。


  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啊?!喝空气还是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


  买完菜已经六点二十,尽管还是比平时晚了些,但赶回去应该不成问题。Alex心事重重的,和旁边没心没肺的玩着干净萝卜的甜瓜形成鲜明对比。


  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还是不好的事情。


  Alex的直觉一向很准。果然,在不远处Alex看见四位位穿着粗布衣衫的中年壮汉朝他们走来。他们神色并不愉快,个个怒目圆睁,互相高声喝骂着什么。即使听力再好Alex也只能依稀听见几个模糊的音节。


  啧,躲什么来什么。Alex趁四人注意力不在这,赶忙拉着甜瓜的手进了道路边上的草丛躲上一躲。甜瓜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正欲开口,就被Alex捂住了嘴。


  “先别出声,等那四人过去了再说。”仍处于蒙圈状态的甜瓜顺从的点了点头。


  那四人脚程也不慢,不一会就走到Alex他们藏身的树丛前。


  “妈的那帮死老娘们非要买什么珍珠粉,说美容,妈的老子买菜都被媳妇嫌弃还会挑珍珠?”


  “毕竟卖珍珠的集市比较远啊,这次不得不早点出发,唉。”


  原来是这样。


  “你们听说了吗?据说那个灾星已经死了。他们家婆娘说他半个多月没回家了。”


  “怕是已经死外面了吧。”另一个男人附和着。


  “死了才好,省的给我们村带来厄运。”在一片讨伐Alex的声音中,男人们渐渐走远。


  骂就骂吧,至少没被发现。Alex心想。刚想叫甜瓜起来继续赶路,Alex感觉捂住甜瓜嘴的那张手明显带着来自于甜瓜的颤抖。Alex望向甜瓜,发现甜瓜的双眸早已不是透亮清澈的碧绿,而是嗜血的鲜红。


  “这帮垃圾...”眼看甜瓜有暴走的倾向,Alex赶忙出声安抚,“这没什么,比起以前的毒打,言语侮辱算好的了。”


  “他们会为他们的言行付出代价的。”在Alex的安慰下,甜瓜嗜血的红瞳逐渐褪为碧绿,神色不善的望向男人的方向。


  Alex心一颤。


  甜瓜啊,你这样对我,我怎能不沉沦。


 

  四位大汉买完珍珠后按照要求前往菜市场买菜。他们走到萝卜摊前,一位大汉停下脚步,看着摊上鲜亮的萝卜,说道:“我们家姑娘想吃胡萝卜羊肉汤,等我买几个胡萝卜。”说罢便向摊主吆喝道:“大娘,给我来几个新鲜萝卜,我不会挑。”那大娘应和一声开始挑萝卜,挑着挑着突然笑了出来。


  大汉纳闷:“挑个萝卜有啥好笑的?”


  “没有没有不是笑您。”大娘摆摆手,“刚刚有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和他朋友来买菜,他朋友还不会挑萝卜,非要拿一个面萝卜走,那个小表情,哈哈哈。”


  那大汉突然生疑。


  这附近没有谁家的小孩会出来买菜,大人们连把他们捧在手心都来不及,更别说将买菜这一“艰巨”的任务交予孩子。


  “对了,说起来那孩子每次买完菜就向你们村的方向走,应该是你们村的吧,真懂事。”


  大汉心中怀疑更甚。


  “大娘,俺能问一下那孩子长什么样吗?”


  “哦,那小孩挺黑的,看着有点内向。而且,”


  大娘顿了顿,


  “他脸上有块星星一样的胎记。”









——————————————————


   猜猜瓜瓜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莫得清白了?(滑稽)


  下一章估计就么得了。


   (在HE和BE中左右为难)


 


 


 


 


 


 


评论(20)

热度(61)